騰磊石材

京津冀石雕欄桿石材行業,路在何方?

2017年的京津冀區域,一方面,在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的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3縣及周邊部分區域,設立國家級新區——雄安新區。規劃建設面積為:起步區面積約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這是國家作出的一項重大的歷史性戰略選擇,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后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很明顯地,雄安新區的建設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支撐,包括建筑石材。另一方面,北京、天津陸續地勒令關停石材市場、石材企業,在短時間里,基本有要把石材行業全部驅逐出去的趨勢。那么,明明將迎來國家建設“雄安新區”的大好機遇,這時卻又不得不離開的京津冀區域<a href="http://www.ccaoox.live" >石雕欄桿</a>石材行業的石材人,到底該怎么走這接下來的路,便是本文探究的重點。

一、

2016年到還沒過去的2017年,短短的一年多時間,可以說是中國石材行業分布格局變化最大的一段時間,也是石材業三十年來最冷的寒冬期。

全國各地的礦山紛紛被關停整治、禁止開采也就罷了,在城市謀生的石材企業也遭遇了被驅逐的命運。從北京西聯國際石材市場開始,一線城市的石材交易市場、石材企業紛紛被關停或勒令外遷,幾乎是很短時間,各大一線城市就顯現出要把石材企業全部清零的節奏來。更令石材人憂心的是,不僅僅是一線城市,其他一些城市也開始有了類似行動。

北京的石材企業外遷到周邊的河北區域,上海石材行業大遷徙,都在今年上半年就已成定局,塵埃落定。在大家還沒來得及好好喘一口氣時,緊接著,天津、太原、石家莊靈壽、保定曲陽等地石材企業也密集傳來叫停、整頓的消息,到最近,香河西聯建材裝飾城、華榮建材城、天津天下石倉、天津寶坻九園工業園等北京、天津周邊的建材市場經營者不約而同地發布停產通知,并被人一一整理出來,發布上網等,這些現象不止是雪上加霜,簡直是在石材人已經很脆弱的心臟上又補上一刀。當然,被從大城市清逐的不僅僅是石材行業,還有其他重工業產業。

▲北京、天津等周邊建材市場紛紛接到停產通知

不能否認,改革開放近40年來,過快的、無序的經濟發展帶來的后遺癥就是生態環境的破壞。而現在的確是該站在國家層面的高度進行整治與搶救了,否則,付出的代價將更加慘痛。這也是習 大大發出號召:“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同時也強勢制定了一系列環境影響評價措施與制度。并且這一系列環評措施與制度以其執行之嚴、范圍之廣、影響之大,被人們稱為史上最嚴環保風暴。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之前只顧著拼命挖掘、加工,完全沒有得當處理遺留垃圾,恢復生態環境,給外界留下很多不好口碑和證據的石材產業,遇到的困境肯定也是特別嚴峻的。尤其是在城市求生存的石材企業。

二、

是城市建設不需要石材了嗎?還是石材的加工生產過程真的無法達到環保要求?答案顯然都是否定的。有數據能說明,我國接下來的幾年,基礎建設的規模還是非常可觀的,建筑材料的需求量還很大。而石材本是天然的,生產加工過程造成的也只是物理性污染,只要處理到位,是可以達到零污染指標的。那么,石材行業要如何更好地求生存,并繼續為中國的城市建設進程添磚加瓦?我想,除了真正從自身做起,節約資源,充分循環利用廢棄材料,投入設施消除從礦山開采、工廠加工到成品安裝過程中存在的“污染問題”,使各個環節都能做到符合環保要求也是重要的環節。

即便如此,想要像以前一樣,在已撤離城市再建立行業專屬的交易市場和加工廠,是不再有任何可能的事了。那么,京津冀石材人未來應如何規劃,究竟怎樣做才能不丟失這些城市的業務,尤其是雄安新區大建設時期及崛起后,石材需求將主要由京津冀區域的石材人來滿足,怎么抓住這一波難得的機遇呢?

筆者認為,大家可能會有幾種選擇:

首先,在周邊地區有一個讓石材人安身立命、讓石材企業可以無憂地進行加工生產的基地,這是上上之選。二十年來,在中國的各大城市逐漸扎根的建材類市場,是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和需求性的。現階段雖說因為環保問題,各大城市的建材類市場被全面拆除,但只要繼續有建設需求,就肯定也有建材類市場存在的需求。只不過,石材市場不僅是交易市場,更主要的是需要可以加工的市場,這就要求市場的硬件、軟件配套設施都要達到國家環保及各項標準的要求,這是最起碼的基礎。

其次,全行業回歸到十年前石材市場和生產加工重點在“中國三大石材產業基地”福建水頭、廣東云浮、山東萊州。但,這三大基地實際上同樣的面臨環境整改,環保升級的階段。萊州的企業有大面積被關停的跡象,水頭兩年來被關停整改的也已達幾百家企業,云浮的狀況也差不多。再說,體量和各種主觀意識上的原因,全國的石材企業都涌向“三大基地”顯然不夠客觀和科學,也沒有足夠的理由。但這樣的大環境下,還是會不少人選擇回到這幾個石材聚集的地方經營石材生意的,今年以來,很多石材人涌向水頭,便是一斑。

第三,跟隨一帶一路建設的腳步,把石材加工生產基地拓展到周邊的發展中國家,順帶把經營范圍也拓展開來。這也許也是一種石材人很不錯的選擇。因為一帶一路上,許多發展中國家正處于大發展大建設的階段,本身需求量就很大,對環保的要求也還不是特別高,可以讓我們的石材人有大展身手的大把機會。

三、

那么,在天津的石材業繼北京之后,再次被曝“停產風波”,這種現象的背后隱喻的實質到底是什么?京津冀一帶到底還有沒有讓石材產業可以無憂入駐的市場或產業園?原來在北京、天津及周邊地區從事石材產業的人們未來又可以往哪里去呢?筆者帶著這個疑問,前往最近又被炒得很火的河北滄州黃驊港萬國石材城。

▲渤海新區中捷產業園區

黃驊港萬國石材城位于帶著濃厚的中國和捷克、斯洛伐克友誼色彩的中捷產業園區,港區配置有20萬噸級航道,貨物吞吐量增速長時間位居全國首位,符合石材進出口的需求。每年一屆的“中國捷克斯洛伐克友誼農場對外合作推介會暨駐華大使交往年會”,都能吸引20個以上的國家派出大使前來參加,這也使得黃驊港萬國石材城對多個國家的進出口貿易方面有著巨大的優勢。今年,已是第五屆的年會以“擴大開放合作、共享一帶一路”為主題,通過舉辦一系列的主題推介會、投資洽談會、貿易展覽、人文交流等活動,努力打造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全面合作的重要平臺,為構建河北對外開放新格局做出積極貢獻。這個平臺,也可以作為萬國石材城對外的一個優勢窗口。

▲萬國石材商貿城區位優勢

離雄安新區150公里,將直接帶動這里的石材加工企業的發展。交通上兩條國道、三條高速、四條鐵路從本地貫穿,60分鐘可到達天津機場,40分鐘可到達滄州高鐵站,非常便捷,也是黃驊港萬國石材城加分的點。

基礎有了,那么,人們最為關心的環評問題,也就是說,這個石材城是否會與北京天津一樣,因為環保問題而沒有穩定的保障。就這個問題,筆者采訪了中捷產業園區招商局局長王元峰。他首先搬出了一大堆紅頭文件和建設規劃方案,用這樣的方式回答筆者的一部分疑問。接著,王局長介紹說,黃驊港萬國石材城原由一家私企主導開發,于2014年奠基并開工建設,并成為河北省重點項目,“京津冀一體化”石材產業轉移的承接地,所有手續都是完備的,園區擁有50年的大產權,項目也早已通過大環評,所有的基礎配套都是政府投入,且截止目前均已齊備,包括碎石、鋸泥等廢棄物的回收利用企業也已經引進并投產。但中間因為開發商的原因,一度中斷開發。后來,才由政府接管,繼續項目進程。也正是因為改為政府主導,并成立了對應的工作小組,有專門的團隊義務幫助企業辦理審批、產權、投產等相關手續,讓入駐企業沒有后顧之憂,有意向的企業完全可以放心入駐。

王元峰局長說,現在園區招商的方向側重兩個重點:一是重點招引全國或在北方區域有品牌影響力帶動力的石材加工企業;二是重點招引做總開發項目的企業,建設標準化廠房加工區和商業開發。據王局介紹,該石材城已與廈門石材商品運營中心達成戰略合作協議。

目前,已有多家企業前來洽談萬國石材城項目總開發,有要1000-1500畝的,有要幾百畝的,有將剩余的土地打包全要的。目前零散的工業用地基本上不出售了,除非企業的實力很強,投資速度也快。

四、

筆者一行到石材園區采訪時,正遇上一幫從北京和天津過來考察的客商,他們也表現出對萬國石材城很大的信心。

據他們介紹,現在,天津寶坻、武清及市區里的石材市場都不讓加工,北京周邊的石材市場也是停電停產,很多石材企業已經切身感受到了危機,有訂單不敢接或無法確保正常加工,利用晚上偷偷干活也越來越困難,也不是辦法,有的干脆直接斷水斷電。

他們迫切需要找到一個手續齊全,地方政府重視的石材專業園區。黃驊港萬國石材城正適合他們的需求,且已被越來越多石材企業認同認可和傾心。可惜目前這個石材城還沒有建好的標準化廠房,不然可能很多人馬上就會搬過來。

現在,許多北方的大企業陷于過去重資產投資投資失誤,選錯地方。想要調頭,因之前的投資過大,放棄了可惜,不放棄又不行,處于兩難境地。

看來,只要國家繼續環保治理,石材升級改造壓力就不會降低反而會越來越大,手續完備的黃驊港萬國石材城價值就必然會越來越大。那么說,黃驊港將“作為雄安新區大建設的建材生產、加工基地”之說,是可以成立的(本身黃驊港就是距離雄安新區最近最便利的出海口)。


九龍星石材
福建泉州市九龍星石材公司是一家以生產寺廟浮雕、石雕龍柱、石雕欄桿、石雕觀音的石材廠家,電話:0595-22622299。
北京快乐8下载